My JSP 'top.shtml' starting page
暹罗国王的日食
 
 
 
 
 
 
    不久前,笔者应邀到泰国曼谷参会,并观摩了泰国国家科技馆主办的“2018年国家科学技术展览会”活动。展会的重头戏之一,是一部众多小演员参与的音乐剧。
 
    由于音乐剧用泰语演出,大概能看出是一个贵族子弟排除争议、接受外国女教师教育的故事,最后还提到了日食促进了近代科学的传播。看旁边的小观众们不时笑得前仰后翻,网络搜索后才恍然大悟,原来这部剧的背景正是近代泰国的一代贤王拉玛四世对日食的观测。
 
    那名贵族子弟就是他的儿子、后来缔造现代泰国的朱拉隆功大帝(拉玛五世),而外国女子则是拉玛五世的家庭教师安娜·列奥诺文斯。中国观众对他们的事迹或许并不陌生,因为影帝周润发曾在好莱坞影片《安娜与国王》中饰演拉玛四世——值得一提的是,该片由于被认为对皇室不敬,至今仍被泰国政府列为禁片。
 
    2018年,恰逢拉玛四世成功观测日食150周年,音乐剧也是为纪念此事所排演。当时的日食观测,可以称得上是落后地区为取得多重目的,对现代科学的一次典范性运用,尽管它对国王的个人命运堪称一场悲剧。
 
    时钟回拨到1868年。当时,对太阳日珥、色球层和日冕的研究,是天文学的重要问题。它们究竟属于太阳,抑或仅是地球大气或月亮现象,此前仍处于争论中。这时恰逢摄影术和太阳光谱学出现,天文学家急于把这两种新武器应用到太阳观测上。
 
    日食常有,但1868年8月18日的这场日食却不常有。在这次日食前后月亮刚巧处于一个非常靠近地球的位置,遮住太阳的月影极为庞大,这使得西方各国天文学家都摩拳擦掌,对这次日食翘首以待。英国、德国、荷兰等国的学者分别准备在日食带最西侧的亚丁、印度以及最东侧的苏拉威西等地展开观测。
 
    而天文学家最关注的焦点正处于泰国。在泰国湾一带,太阳将被完全遮盖长达6分50秒,使人们能够比在印度多获得1分钟的观测时间。而且这个季节正处于印度洋季风带的雨季,在西边有山脉遮挡的陆地东缘选择观测点,具有最适宜的天气条件。这样,现在泰国班武里府的华高(Waghor)就成为最理想的观测地,那里东临大海,西边则是海拔千米左右的高山。
 
    于是,曾经算出海王星轨道的巴黎天文台台长勒维耶,开始积极运作观测日食事宜。几经波折,他终于得到许可和预算支持,组织了包括3名年轻天文学家在内的科考队,前往泰国。而另一名与其关系疏远的天文学家让森,则选择到印度观测。
 
    法国科学家事先知道泰王拉玛四世爱好天文,但到达后,他们仍不无惊讶地发现,泰国人已经在那里建起一片临时宫殿。拉玛四世准备在这里接待受邀前来观看日食的王公贵族和外宾。当地低洼的地形,让各国人士都饱受蚊虫之苦,但对于法国人来说,至少不会出现此前传说中经常袭击村民的猛虎了。
 
    事实上,至少在日食之前两年,拉玛四世就开始精心筹划这次观测活动。他利用从传教士那里学到的西方天文学知识,计算出了日食的发生时间和观测地点,他得到的日食时间甚至比法国人还要精确两分钟。
 
    拉玛四世重视这次日食的原因也绝非仅仅出于个人兴趣,法国学者戴维·欧宾指出,拉玛四世此举具有国内和国际的双重目的。
 
    在即位之前,拉玛四世曾出家为僧,云游各地达27年。在此期间,他既对下层人民的艰苦生活有所体察,也清醒地认识到日益逼近的西方殖民主义。但他并没有选择闭关自守,而是在1851年即位后,开启了国家的改革之路,其中一项重要措施,就在于从佛教信仰中祛除民间宗教迷信成分。这样,准确地预测日食,而不是听凭占星者摆布,就成为宣扬近代科学与理性的好选择。
 
    另一方面,拉玛四世清楚地看到当时泰国面临着西方两大豪强的挤压。西边有已经控制印度和缅甸的英国虎视眈眈,东边则是法国人蚕食而来。1863年,泰国近邻柬埔寨被迫接受法国的“保护”,这迫使拉玛四世思考,犹如三明治夹心般的泰国,应当何去何从?
 
    对此,拉玛四世三管齐下。首先,他被迫“以空间换时间”,逐渐放弃对部分非核心领土的控制;同时试图小心翼翼地在大国之间取得平衡;最重要的是,他期待借助组织日食观测,来展示泰国能够调和近代与传统,是能够适应时代的国家,而绝非一个野蛮民族。
 
    他邀请前来观测的宾客中,就包括英国的新加坡总督。拉玛四世的隆重仪式,让当时泰国湾麋集着英国军舰及其它船只,这让前来科考的法国人的声势相形见绌。
 
    在天时地利人和各方面配合下,日食观测取得了圆满成功。由于拉玛四世精确的预测,以及对国外科学家的盛情接待,此次日食被称为“暹罗国王的日食”。华高后来还建有拉玛四世观测活动的纪念馆。不过在科学史上,除拉玛四世外,因这次日食而享有盛名的,是从印度归来的让森。他在太阳光谱中观察到一根陌生的谱线,最终导致了氦元素的发现。
 
    此次日食观测中,肆虐的蚊虫不但让十余名法国科考队员高烧不退,迫使他们迅速回国,还让泰国国王父子都染上了疟疾。1个多月后,拉玛四世与世长辞,年轻的皇子却最终康复。拉玛五世全面继承了对内改革宽容、对外融入世界的开明政策,甚至模仿父亲,邀请英国学者到泰国观测了1875年日全食。
 
    拉玛四世父子营造出了一个朝气蓬勃的东方国家,而对科学的善加运用,正是他们让国家获取世人尊敬的重要途径。
 
转载自:《科技日报》 (作者 陈 巍)
热门
My JSP 'down.shtml' starting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