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JSP 'top.shtml' starting page
“国士无双”——伍连德
 
“科学输入垂五十年,国中能以学者资格与世界相见者,伍星联(伍连德字)博士一人而已!”
——梁启超
 
    1910年10月,刚经历过水患不过半年的东北又面临一场比水患更危险的灾难。10月25日,满洲里首次发现鼠疫病例。一时间流言四起,慌张的民众开始向东南仓皇避难。这其中的很多人乘中东路火车向哈尔滨方向奔逃,途经各站均有乘客上下往来。沿着这条530英里长的铁路干线,鼠疫由此散播。
    不过一月光景,瘟疫横扫东北五省。一时间,一人患病,往往全家毙命,十室几空。
    更有沙俄、日本虎视眈眈,假借保护在华侨民为名,企图要求独立接管地方军政。
 
    危机关头,发生鼠疫的东北如同一座活火山,领命前去防疫就是坐在火山口。主持鼠疫事宜稍有不慎,便有可能是抄家灭族的重罪,更有可能因为举措不当,留下误国误民、遗臭万年的骂名。
 
    束手无策之时,是伍连德站了出来。这位毕业于剑桥大学的华侨,是获得剑桥大学医学博士的第一位华人。怀着一颗拳拳报国之心,受清政府直隶总督袁世凯特别邀聘回国。在这年圣诞节前,伍连德告别爱妻幼子,只身前往零下二十几度的东北。只带着一个助手抵达哈尔滨的傅家甸,这是当时疫情的最前线。而他随身带着的,只有一个英制中型显微镜和几件微生物研究的常用工具。
 
    第二天,伍连德便冒着生命危险剖解病人尸体,三天后即确认东北流行的鼠疫是一种名为肺鼠疫的新型鼠疫,传染源为旱獭。伍连德果断地采取了加强铁路检疫、控制交通、设立隔离疫区、集中火化鼠疫患者尸体、建立医院收容病人等一系列防治措施。伍连德所率领的团队出现了高达百分之十的殉职率,但也就是因为他们舍生往死的奋斗,使这场百年不遇的烈性传染病不到四个月便被扑灭。
 
    1911年3月4日,《大公报》载:“傅家甸瘟疫日减,每日疫死者不过20名左右,其能以如此有效者皆赖伍医士连德之力。”
 
    大型瘟疫的杀伤力不弱于千军万马的入侵。与那场在中世纪对欧洲文明造成巨大震荡的、大约灭掉了欧洲30%到60%的人口的黑死病相比,中华儿女无疑是幸运的。
    是伍连德在北国边关,用自己瘦削的身躯,凭一己之力,替当时国内的四亿同胞挡住了一场空前的灾难。
    而这一年,伍连德刚过而立之年。
 
    伍连德共在中国防疫抗疫一线工作二十七年,曾三次成功地杜绝了霍乱大流行。他对瘟疫的研究和防治技术已达到当时的世界最高水平。
 
    1960年1月27日,《泰晤士报》在伍连德的讣闻《流行病的英勇斗士》开篇如此写道,:“由于他的逝世,医学世界失去了一位英雄般的和几近传奇式的人物,而他对这个更广义上的世界的贡献,要远远多于这个世界迄今所给予他的回报。”
 
    值得一提的是,1935年伍连德成为当年诺贝尔医学奖三位候选人之一。科学家们给他的提名理由是——在肺鼠疫防治实践与研究上的杰出成就及发现旱獭于其传播中的作用。诺贝尔奖候选人的保密期为五十年,此消息在2007年才在诺贝尔基金会官方网站上正式披露。他也是华人世界的第一个诺贝尔医学奖候选人。
 
 
My JSP 'down.shtml' starting page